首页
请输入关键词_

共享,“咋想不开”

  
我要分享
首页 文化 | 中国消费者杂志    2017-09-14 10:39:48  

 7月热闹。说起马云的“举动”网上都是“滚烫滚烫”的字眼:7月5日,阿里巴巴宣布推出硬件设备(家庭机器人),“天猫精灵,横空出世!”“当所有人还在为杭州保姆纵火案心有余悸之时,马云却迈出了‘消灭保姆’的第一步!”7月9日,“马云终于扔出蓄谋已久的大炸弹,‘无人零售店’落地,大家惊呼:马云吹的牛皮又成真一个!”

于是,“共享”余音绕神州——“收银不要人了、超市不要人了、工厂不要人了、保姆不要人了,就连开车也不要人了。我们到底面临的是一个怎样的时代?”

于是,养生专家也敲响了钵鱼——长寿秘诀就是个“懒”字,“工蜂终日劳碌,飞奔不停,但3~6个月即亡;乌龟生性迟滞、雷打难动,但寿命高达150年!因此,想要长寿,我们应该学会懒!当然,这个懒也要科学地懒、高水平地懒,从而懒出健康,懒出长寿!”

于是,笔者一位不相信“马云就是外星人”的朋友发帖调侃道:俗话说看得见的是手势,看不见的是手段;读得到的是内容,读不到的是内幕;撑得大的是肚皮,撑不大的是肚量。想当年,赫鲁晓夫告诉世界“共产主义就是土豆烧牛肉”,毛泽东的回答是“不须放屁,请君充我荒腹!”

笔者不敢腹诽“腾云驾雾”的共享经济的大亨们,但老眼昏花的还是看到了一些“咋想也不开的现象”。譬如,早先活跃在小区的共享单车,如今不少都缺胳膊断腿的躺在了垃圾桶旁,无人收拾;上个月红红火火开张的首农蔬果自选超市,张扬了几天,眼下货品了了,看摊儿的太阳底下寂寞地打着哈欠;邻居老付家前些日子夜里让贼进了屋,急火燎心的装上了与手机共享的两个监控系统,结果野猫总是蹿跳,闹得他夜夜失眠;每月15日家里的老爷子都要我在中午12点前帮他到邮局把退休金取回来(据说是日伪时期落下的毛病,晚取一个时辰“混合面”少买二斤),大厅里明明摆满一排的ATM 机,满屋子的老头老太太就是要排长队拿折子取退休金;前些天和朋友驾游东北,头车靠高德导航和“电子狗”,躲躲闪闪规避“罚眼”,后两辆跟车的东北大叔手机不上网懵懵懂懂跟着蹿,结果弄得满手罚单;闺女的保姆休假,夫人只好顶岗,回来说“马云的机器人会换屎介子吗?”夫人不在家,我又是横草不会捏竖草不会拿,只好叫共享的美团外卖,结果11点40分该到的吃食拖至12点半才到,饿得97岁的老爹顿足埋怨。看来,共享真的有点儿毛病,听说北京刚开张的共享旅店马上让公安部门贴了封条,治安综合治理不合格;又听说共享租车也让先试者麻烦上头,违规的罚单说不清道不明,停车费倒比租用费高出一大截。

其实,“共享”不能够人人都“享受”的到,总有人“想”不到一块儿去。有诗云: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据说7月初华为掌门人任正非在巴塞罗那一个小型恳谈会上发了些感慨:“虚拟经济是实体经济的工具,不可以因为工具能直接带来许多真金白银,就直接去追逐真金白银了,也不该去炫耀锄头而忘了种地!”“世界都是顺序渐进的,我不相信大跃进可以成功……爹还是那个爹,娘还是那个娘,辘轳、泥巴、女人和狗一个都没有变化……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

恍然间眼前幕闪:小时候胡同里由远及近的梆子声,卖货郎推着车携来百货到门前——小孩子雀闹般吵着要糖豆;老大妈扶着花镜挑拣着针头线脑;热锅等着油盐酱醋,麻利的大嫂油买一提溜醋买一提溜,顺手剥皮两棵葱揉开一头蒜,再麻利儿的奔厨房;汗浸脊背的“板爷”花钱咂摸一口酒,抹一下嘴巴再从货郎处讨几支卷好的汉烟,架起板车吱应一声:劳神您了!

这一幕算不算“共享”?试问今天的精致级的年轻高智的消费者——或许,该您想不开了。

(作者   庆 瑞)

  •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