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请输入关键词_

还是轻松不起来!

  
我要分享
首页 文化 | 中国消费者杂志    2017-05-04 14:55:37  

如今用手机写个小稿子,省了笔纸,不用坐在电脑前费劲的敲键盘;想买东西或好吃好喝的,划一下淘宝京东、招呼下美团大众,包邮包送到门厅、准时摆盘上餐桌;要远足访友或舒筋散心,点一下滴滴百度、出租快车候在门前,踅摸下街边路口,共享单车随手就骑;老宅男的生活似乎轻松不少哇!

法国人吉勒.利波维茨基在《轻文明》一书中,描画着“我们生活在一个‘轻时代 ”——轻,如此轻盈、流动、多变的物质世界;轻,创造出如此之多的期待、欲望和执念;轻,促成如此频繁的买与卖。恰如尼采所言:“美好之物是轻盈的,一切的神圣皆以灵巧之足奔跑。”

多么想就这么轻松下去,然而作者的笔触竟沉重下来——在一个“轻”大获全胜的时代,统治我们的是一种由大众传媒传播的日常的轻文化,消费领域不断宣扬着享乐主义、趣味至上的参考标准。通过那些物品、娱乐活动、电视节目和广告,传播着一种无止境的娱乐气氛,煽动人们“利用”那些直接、简易的愉悦。诱惑代替强制,享乐主义代替严苛的义务,幽默代替庄严,消费世界趋向表现为一种卸除所有思想重量、所有意义厚度的世界。

给中国消费者带来“很多轻松”的老板们真的“很轻松”的用幽默庄严了一回又一回。去年底乐视董事长贾跃亭发出内部全员邮件《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中表示,“即日起我自愿永远只领取公司1元年薪。”

1元年薪,给闺女买个棒棒糖都不够,说这话的该是乐视的老板娘甘薇。前年8月,京东掌门人刘强东在与奶茶妹妹结婚的前一天,宣布将自己未来十年的年薪降至1元。有网友忍不住调侃:“十年都买不起一杯奶茶。”中国A股最有名的1元年薪CEO是三一集团的梁稳根。2009年,中国平安的马明哲成了让人惊叹的“零元年薪”高管。另外,马云去年也曾在央视透露,“到今天为止,我大概20年没拿过工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花钱,我身上都不带钱。”

“轻时代”的缔造神们这般不食人间烟火,据说让一位“不简单”的政界人物点破了一个真相,他说——如其这样就可以避免缴纳个人所得税,然后把个人开销算在了企业的费用上。看来,话题沉重了。

今年“两会”上,马云“沉重”地建议对造假商家入刑。于是,网红李光斗游刃解牛:淘宝的C2C模式铸就了其“先天基因缺陷”,注定假货问题伴随阿里电商的整个发展过程。假货是淘宝的顽疾,隔三差五总会复发一次,十天八天也总会有人拿这事来说一说。“两会”期间又有人揭马云的假货伤疤,于是他不得不“沉重”。但“马云擅使太极,对于人大代表的挑事儿和友商的公关拳,马云以力卸力。将此次的‘点名批评巧妙地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法律层面。你跟我讲售假,我跟你讲法律,你跟我讲法律,我跟你讲公平,你给我讲公平,我给你讲立法。”

平心而论,马云的建议还是很“铿锵”的。林肯有句名言是这样说的:“你能在某个时刻欺骗所有的人,也可能在所有的时刻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在所有时刻欺骗所有的人。”就像死刑遏制不了犯罪一样;如果不建立一个公平诚信的环境,只治小假,不治大假,造假入刑也不会减少中国的假货问题。只有上行下效,形成全民“赚干净钱、合法的赚钱”,内省和自律,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诚信体系才能建立,我们才能远离一个“互害型社会”。

由“轻”说起,一扯竟沉重起来,赶紧打住。

(作者   庆 瑞)

  •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