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请输入关键词_

一个游戏为什么会让全社会恐慌?

  
我要分享
首页 评论 | 中国消费者杂志    2017-09-14 10:44:51  

在这段时间,腾讯推出的手游《王者荣耀》无疑是最大最热门的话题,并且一次次发酵,而且以负面批评为主,不仅坊间议论纷纷,甚至媒体也参与口诛笔伐。一款游戏引起全民大讨论,单就这份影响,《王者荣耀》也算是“很成功”了。

腾讯的这款手游确实很成功了。由于所需设备比较大众化,再加上游戏局时间较短,《王者荣耀》在发布之后短短的几个月之内,便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现在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国民手游”。有人估测,《王者荣耀》每天给腾讯创造的直接收益都超过1亿元人民币,这还不算其带来的间接影响。据对腾讯游戏业务很了解的人士说,在《王者荣耀》的影响下,前几天腾讯一个团队上线的手游《诛仙》,上线当天一个下午就拉了200多万用户。

单从影响来看,《王者荣耀》确实创造了一个奇迹,走路、坐车,玩《王者荣耀》的人随处可见,玩者的年龄跨越也很大,下自八九岁的小学生,上到几十岁的中年人,都有在玩这个游戏的。本期封面文章《“游戏”人生》,记者就采访了一位《王者荣耀》已经融入生活成为生活一部分的游戏玩家,“戏”里“戏”外,已经开始模糊了现实与虚拟的界限。

《王者荣耀》把腾讯手游推向了一个巅峰,给腾讯创造了一个财富神话,但有很多人开始恐慌了——手游《王者荣耀》不仅占据了成年人的很多时间,连的孩子们也大把大把地变成手游玩家!

今年刚刚小学毕业的女儿,我没有怎么管理她的时间。一天下班到家,进门就看到她拿着手机翻飞,嘴里还不停地大声说话,神情近乎癫狂,投入而兴奋,我坐到沙发上她都没有察觉。“你在干吗呢?”我问。“跟同学们一起玩游戏啊!好多人呢。”女儿头都没抬。“玩什么游戏?”“《王者荣耀》啊,你这都不知道?”女儿对于我这个问题很吃惊,她看了我有两秒钟后补充说:“现在大家都玩这个手游,你不玩,跟同学话都没得说!”

对于我这样的经历和与女儿关于《王者荣耀》的对话,在我们的记者采访一个只有9岁孩子的身上得到了几乎完全一样的复制——那个9岁小“玩家”对我们的记者说,同学们都在玩和讨论《王者荣耀》,你不玩,跟同学都没有话题。

这并不是夸张的个案。在我每天坐公交和地铁上下班的时候,都能遇到几个小学生或中学生,拿着手机旁若无人地打游戏。

腾讯手游《王者荣耀》玩家低龄化,触及了底线,这让全社会都开始出现一面倒式的恐慌,对手游影响力和杀伤力才开始足够的重视起来,并迅速引爆全民口诛笔伐的大讨论,有一位杭州教师就发表了一篇名为《我怼天怼地怼“王者”》的文章,以此来表达她对这款游戏的痛恨。

舆论的压力很快产生了结果。7月4日,腾讯开始对手游《王者荣耀》作出旨在防沉迷的限制措施:针对12周岁及以下未成年人,限玩一小时,后续上线“晚上9点以后禁止登录”功能;增加“未成年人消费限额”功能。

但这些措施显然并没有也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手游低龄化的趋势。在这个手机高度智能化的时代,手机已经成为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几乎人人一部手机,这种便利和高度智能化,为手游向低龄化“普及”提供了便利和契机。我不是手游玩家,我也担心手游对成长中的孩子们的影响,但我并不反对——在一个信息化和智能化高度发达的时代,我们是否也需要用符合这个时代的思维来审视这个时代呢?

举个例子,我平常也偶尔会跟孩子讲我们小时候是如何吃不饱穿不暖,上学是如何如何辛苦,又是通过如何如何的刻苦努力才奋斗到今天,但我并不会刻意给她创造一个这样的机会去体验。因为我们是不同时代的人,有不同的客观实际——在一个信息和智能化时代,刻意阻隔孩子对这个时代特征的了解和掌握,那是一种因噎废食的退步和与现实的割裂。手游并不是现代的产物,而手游低龄化只是这个时代智能化进步的一个体现——虽然从商业来看有为逐利而刻意的成分在里面,但从发展的层面来说,这是一个时代的特征。

所以,我并不反对女儿玩手游,甚至鼓励女儿在空余的时间可以合理地玩游戏,因为这是孩子们触摸、认知这个信息化智能化时代的一种方式,并已经融入了社交的成分——但这并不意味着纵容和鼓动,学校谢绝带手机进校、家长给孩子限制每天玩手机Pad的时间、开发者推出年龄锁定和监护人监管措施,用一种更合理的方式去引导孩子成长,这才是社会的责任,也是我们所乐见。

(作者   汪 挺)

  •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