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请输入关键词_

名牌间的知识产权纠葛何以没完没了

  
我要分享
首页 每日头条 | 中国消费者网 段梅红    2018-05-30 14:06:00  

2017年8月29日,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在华盛顿发布报告称,中国现在可能已经是一个知识产权大国。

2018年3月,国务院机构改革,重新组建国家知识产权局,整合国家工商总局的商标管理职能,推动知识产权体系的建设。

2018年3月21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布了2017年全球企业等申请注册国际专利的统计数据,美国占据首位,中国超过日本升至第二位。

2018年4月1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参加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时发表主旨演讲,提出将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作为扩大开放的4个重大举措之一。

一连串有关知识产权的信息让我们不能不认真审视这四个字。

我们曾经只注意了知产的表象

知识产权是关于人类在社会实践中创造的智力劳动成果的专有权利。这个在17世纪上半叶就诞生的专利制度,在市场竞争愈加激烈的今天,大到国家,小到个人,都不敢不重视。

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在很长时间里一直对这个在1967年后明确称呼为“知识产权”的东西表面化了。无论是企业,还是消费者,我们在表述知识产权被侵犯时,常常会用带些喜感和嘲讽感觉的词汇来形容,比如山寨、撞衫、傍名牌,等等。

对于这些形容及其被形容的企业和产品,我们并不陌生。比如,你叫“康师傅”,我叫“康帅博”,你是彪马PUMA,我是“福马”FUMA;因为汽水瓶身形状相似,“北冰洋”汽水告了“津泉源”汽水,蒙牛、伊利两大乳业巨头也曾为产品包装、装潢的“模仿”问题打上法庭;几乎专属咖啡的植脂末产品偏偏注册了“咖啡伴旅”的商标,结果雀巢公司不乐意了;开饭馆没错,可“莜面人家”的商标标识、装修风格,乃至菜单、桌布的设计硬是把“西贝莜面村”气炸了; “桃花姬”的婀娜桃花还真招来了翩翩飞舞的“迷蝶香”,本来是润燥止血的,这下花容失色、心烦意燥……

“傍名牌”到底算不算侵权呢?

有法律界人士指出,如果正在使用中的商标未经注册使用圈R,则构成冒充注册商标;如果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则构成商标侵权;如果在产品包装上模仿他人,至少已构成不正当竞争。

山寨也好,撞衫也罢,这种“傍名牌”现象在市场上确实不少。虽说是否侵权需要法律上的严谨判定,但相似的标识和包装,毫无疑问会令消费者“一不留神”地买错,而这种做法无疑让那些“有心”的商家找到了开拓市场和赚取经济利益的捷径。由于我国现行《商标法》和《专利法》规定,商标侵权最高赔偿额度为300万元,专利侵权赔偿额度仅为100万元。低成本的侵权惩罚力度,让很多企业和个人宁可被罚款也要侵犯他人知识产权。

知产之争的爱与痛

从某种意义上说,傍名牌也好,山寨、撞衫也罢,这些行为给人最本能的感觉是投机取巧,会被形容为卑下、可耻,这样的企业根本无心创立品牌,不过是在游走状态下抓住时下尽快捞钱,所以其吸睛、蹿红之后往往很快灰飞烟灭,引不起消费者的怜惜。但有一种争持却让人既心痛又无措。

2017年9月22日,临近中秋,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北京稻香村(以下简称“北稻”)诉苏州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北京苏稻食品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稻”)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行为保全裁定:苏稻立即停止在1号店、苏宁易购、我买网、京东商城、天猫商城等电商平台销售及宣传带有“稻香村”扇形标识、“稻香村”标识的糕点等产品。4天后,事件反转,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又解除了该院“停止苏稻在几大电商平台销售带有‘稻香村’字样的产品”的裁定。

对此,双方企业各有反响,但消费者却很淡定,因为这样的两方交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确切地说,这是南北两稻十年争持之后,又把商标之争从线下实体带到了线上平台。

1983年,保定市稻香村糕点食品有限公司(即“保定稻香村食品厂”前身)注册了“稻香村”商标,成为该商标的合法拥有者,但“稻香村”的风头很快被1984年重建的北京稻香村夺走。2000年,保定稻香村授权北京稻香村使用商标。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北京稻香村1895年在前门大栅栏开业,是京城生产经营南味食品的第一家,后因故歇业。但稻香村开创的北京南味食品派系代代相传,绵延不断。1984年,这个派系的第五代传人刘振英先生恢复了这个享有盛名的老字号食品企业。北京稻香村未能取得“稻香村”在糕点类注册的商标,虽与保定稻香村同名,但却是完全不同的两家企业,技艺上并不存在传承关系,经济上也不存在隶属关系。按照我国关于企业名称登记的办法,虽然“稻香村”糕点类的商标权人为保定稻香村,但不同地区的企业仍可以“稻香村”为企业名称。

1993年,保定稻香村食品厂与北京稻香村寻求合作。几经波折,最终两家达成协议:保定稻香村准许北京稻香村使用“稻香村”商标;保定稻香村为北京稻香村加工部分产品。

2004年,保定稻香村开始着手以商标换取更深层的商业合作。那一年,保定稻香村和原苏州稻香村食品厂及另两家北京企业共同合作,成立了苏州稻香村食品工业有限公司。“稻香村”商标所有权也随后转入苏州稻香村。苏稻也是老字号,1773年始于苏州。

可以这样说,2004年之前,苏稻立足苏州等南方市场,北稻则是扎根北京等北方市场,双方由于地域分割,并无太多交集。随着市场变化,这种原有的地域格局被打破了,双方也开始了旷日持久的交战。

2006年,苏稻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扇形稻香村商标,北稻提出异议。2013年,双方再演商标争夺战,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2014年,苏稻申请的扇形“稻香村”商标被法院终裁“不予注册”。最高人民法院对此强调,考虑到如果予以注册异议商标,一方面会破坏业已稳定的市场共存格局,导致“稻香村”标识之间的混淆或误认,最终损害消费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也不利于苏稻和北稻划清彼此商标标识之间的界限,不利于各自企业的发展壮大及稻香村品牌的进一步提升。

目前苏稻仍使用“稻香村”手写体商标。2015年9月,北稻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其停止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商标战至今未停,一南一北两家“稻香村”为谁是真正的“稻香村”老字号争得面红耳赤。

类似南稻北稻这样的“冤家”还有一对——陕西白水杜康酒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白水杜康”)和河南洛阳杜康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阳杜康”)。两家为了商标也是打得天翻地覆。不久前,白水杜康发文称“陕豫‘杜康’之争, 白水杜康再胜诉”。但有媒体报道称,该判决是否已经生效,洛阳杜康是否选择上诉,目前尚无法确定。但可以想见的是,这场纷争不会就此结束。

“何以解忧”……

如果说陕豫杜康之争与南稻北稻之争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稻香村之争更多的是在市场与对手面前难为了消费者,常常买了“稻香村”,却没吃到自己最钟情的那一口。而杜康之争则是赢了对手,输了市场。多年的商标之争,使得双方都无暇于“杜康”商标的保护,致使杜康商标的市值严重缩水。2006年9月,“杜康”甚至失去了商务部颁发的“中华老字号”的金字招牌。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1800年前,当曹操站在赤壁江岸横槊赋诗时,哪里会想到1800年后会有两家白酒企业为“杜康”二字争得不亦乐乎。杜康能解人之忧,却难解己之忧……

对此,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格外痛惜,“商标之争对两家企业业绩、品牌发展、市场都是有影响的。从白酒市场来看,杜康品牌现在不是很强势,都属于区域品牌,这场纷争弊远大于利!”

他同时指出,如果他们争斗激烈,就不能全心全意投入到营销、研发当中,可能为此疲于奔命,僵持争斗只会致双方都难做大,难以走向全国市场。“这样的争斗也会让消费者产生‘谁是李逵谁是李鬼’的不解,造成对双方品牌的不信任感。”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对这样的持续争持表达了同样的焦虑,同时也提出了化解纷争的药方。

“妥协,是人生最大的智慧,也是解决像稻香村、杜康这样著名企业品牌之间纠纷的最大智慧。”去年,最高法院判决王老吉和加多宝共享红罐,“这提供了一个解决稻香村和杜康纠纷的有效路径。”他希望企业“能够登高望远,舍小得大,主动找到一条公平公正、多赢共享、包容普惠的途径。”

如果双方不能达成共识,“当然可以诉诸法院”,“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可以按照各自企业对品牌的贡献度加以区分,细分商标的标识,使双方的商标更容易区别开来。。”刘俊海说,“其实我们必须回到本源的问题,就是商标是干什么的?商标就是为了让消费者识别企业的产品,如果能起到这个效果注上个地名,我个人觉得,消费者也不会产生混同,企业也可以在原来基础上提高产品质量,把品牌做得更大更强更好。”

本刊注意到,苏稻持有的“稻香村”商标是圆形的图案,里面是由“稻香村”三字和三字拼音组合成的图形,而北稻的“稻香村”是手写体,并有“三禾”标志。应该说,还是比较容易区分的。

刘俊海还出了几个“药方”。比如,“商标局也可以出面做些调解工作”,“企业也可以去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总之,“希望企业能够早日投身到各自企业的发展中去,不要再内耗下去了。中国市场很大,还有海外市场,中国企业要团结起来!”

“工夫”应在打“结”前

童话大王郑渊洁曾在一次演讲中开玩笑地说,“身为童话作家的我,面对这样的场景,想象力也显得贫乏和枯竭:作家郑渊洁每天一边写作,一边身兼军火商、机床制造商、沥青供应商、地毯制造商、火柴制造商、假牙制造商……”

前不久,郑渊洁正式收到书面文件: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郑州一家餐厅抢注的皮皮鲁商标无效。这是郑渊洁通过维权手段要回来的第一个“皮皮鲁”。然而,目前还有191个“皮皮鲁”等童话形象的商标被抢注,他的“舒克和贝塔”也还在全国各地卖着老鼠药。

与此同时,“网红”糕点店鲍师傅也进入了忙于维权的状态中。据了解,鲍师傅在北京仅开设了13家门店,均为直营店, 算上全国也才26家,但在北京市地图上却能搜索出263家鲍师傅。据公司法务方面初步统计,全国最少有1000家侵权店。

由于资金、人员等诸方面原因,创业者往往选择先把生意做大、产品做好,而将商标注册申请推后,这样就留下了商标侵权的隐患。鲍师傅创始人鲍才胜坦言,“自己此前对品牌保护确实没概念,法律意识薄弱,2004年开的店,到了2013年才想起注册商标。”

有法律界人士指出,“山寨企业”并不等于违法企业,对于有的打法律擦边球的“山寨企业”,确实很难找到法律制裁的手段,而有的被抢注的原创企业往往还会处于下风。对此,鲍才胜深有体会。“目前,除了正品鲍师傅糕点的业绩受到影响,由于顾客难辨识,工作人员还要花心思用在解释上。”

当初,最高法院曾语重心长教育加多宝:勿滥用诉讼浪费司法资源。或许很多人都将这句话理解为“红罐案”从立案到一审判决历时近30个月的“时间”上了。其实,它带给企业的教训被轻忽了,业内专家的警示被漠视了:企业在创立的一开始,就应始终注重知识产权、品牌价值的保护,主动规避可能发生的权利纠纷。红罐之争给中国企业一个最大的警醒就是要重视知识产权的开发和保护。

而没有把知识产权保护提上日程的另一个原因是创业者对未来的不确定。然而,当前的发展不代表未来,保障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前提还是要进行知识产权的保护。因为商标一旦有漏洞,短期内有经济损失,长期的经济损失则更大。这一点,恐怕鲍师傅也体会到了。“没想到现在‘鲍师傅’能这么火,也没想到侵权能这么恶劣。”鲍才胜如是说。

马云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发令枪一响,你是没时间看对手是怎么跑的。”想来,包括鲍师傅在内的许多企业如今已明白这句话的深刻内涵了。明天才是真正的永恒的竞争对手,打铁必须自身硬!

“知识产权”还有一个名字——“知识所属权”。美国前驻华大使普理赫的演讲为其内涵做了很好的诠释。2001年3月,普理赫在中国人民大学关于保护知识产权的演讲中说,“美国之所以能取得高技术领域的迅速发展,是因为有一套可靠、透明的法规保护知识产权,发明人的心血和汗水从中得到了回馈。”他总结保护知识产权的最大意义在于:“为发明之火添加经济利益之油。”

其实,知产问题绝不仅仅关系到企业的“经济利益之油”,也关系到个体利益和消费者的权益,更关系到一个国家和社会的发展秩序,关系到维护这一秩序的人的发展轨迹和价值取向。

  •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